哪裡只得我共你 – Dear Jane

吻下去 便確定我共你能同生 能同死 趁渡假 覓勝地我共你能從此 一起我們 身邊太多假人心中太多傷痕 等不到私奔我要將你拯救逃離人類荒謬 就用我的雙手帶著你走不掙扎 只緊扣從未低頭途經幾百萬傷口站在我的身後要確保你無愁沒憂不聽閒言 若你好就已經 很足夠愛下去 便慶幸我共你能同歌 能同泣 與外界 未隔絕我共你能停止 呼吸我們 身邊太多批評干擾敏感生命 不想太清醒我要將你拯救逃離人類荒謬 就用我的雙手帶著你走不掙扎 只緊扣從未低頭途經幾百萬傷口站在我的身後要確保你無愁沒憂不聽閒言 若你好就已經 很足夠那裡無人被嫌棄那裡無人被人欺 浪漫溫馨一世紀那裡只得我共你勝過絕美的晨曦我要將你拯救逃離人類荒謬 就用我的雙手帶著你走不掙扎 只緊扣從未低頭途經幾百萬傷口站在我的身後要確保你無愁沒憂不聽閒言 若你好就已經 很足夠生存 就這麼愛到死 很足夠

無可避免 – Dear Jane

曾經貪新鮮帶你走 曾經捨不得放你走回顧共你遇到過的 花光一晚也未夠燃燒了燦爛換來平淡 像煙花的花瓣只不過我們濃厚記憶 越來越變淡就算再吻一次亦難避免 嘴邊只感受苦澀遺憾是越努力捉緊這碎片 越難令它重現就算再說一世的經典 這種感覺仍可改變請不要再悼念從前 講分手不必講 再見成長等於不要獻醜 成長等於需要放手難以避免事過境遷 轉身一切已沒有明知勉強亦未能維繫 莫非一生一世衷心祝福你我能看開 別盲目控制就算再吻一次亦難避免 嘴邊只感受苦澀遺憾是越努力捉緊這碎片 越難令它重現就算再說一世的經典 這種感覺仍可改變請不要再悼念從前 講分手不必講再見原來從前誰也有錯 原來沿途誰都心多痛恨過 卻記得清楚 浪漫怎麼經過算甚麼 曾在軟弱時 其實得不到你認可若那日你沒離棄我 已是某段情歌就算再吻一次亦難避免 嘴邊只感受苦澀遺憾是越努力捉緊這碎片 越難令它再現就算再說一世的經典 這種感覺仍可改變請不要再悼念從前 講分手不必講再見

傳聞 – 周柏豪

這些年來曾經多次跌落地牢 仍然等待這些年來和抑鬱與狂躁對話 依然忍耐 為了要抱你抱到最後用我的體恤體諒補救得到是你無情 冷笑 鬆開我手 知不知你在濫用我的惻隱當我愈來愈沉迷像毒癮外界很多傳聞說你有數段孽緣藏在我附近追蹤只恐怕侮辱我的身份蒙著耳朵 雙手不准抖震很快便忘記了難堪都不要緊 但你要計較每個錯漏像挖空心思也不足夠何不回頭 回到當天放你走 知不知你在濫用我的惻隱當我愈來愈沉迷像毒癮外界很多傳聞説你有數段孽緣藏在我附近追蹤只恐怕侮辱我的身份蒙著耳朵 雙手不准抖震很快便忘記了忘記這段人生 知不知我共你原著多繽紛相信共你的遺傳極合襯但你總不斷恨要繼續捏造罪名蠶食這幸運終於都知道我能有多低等纏住你手 走不開拉不近只要仍然愛你其他都不要緊 請你回頭細看欣賞我這牧人

蜚蜚 – 陳僖儀

蜚蜚(電影「等我愛你」插曲) 愛上你 總會流言蜚蜚聽說你 對待情像馬戲開心過便失憶 欣賞過便唾棄愛你 同時亦要憎自己 仿似懸崖上戀愛 其實有多精彩全憑自欺欺騙我贏得到愛危牆下的愛 承受太多悲哀我恨我應該 躲開 我厭棄 聽這是是非非到最尾 決定盲目愛你應該我是該死 不可以沒有你流言替你盡力倒轉黑白 跟你懸崖上戀愛 其實有多精彩全憑自欺欺騙我贏得到愛危牆下的愛 承受太多悲哀我恨我應該 放開 若是錯愛 我不敢揭開殘酷應該 流淚應該 苦澀無味地戀愛 難道有天花開埋沒自尊心這過程可有愛流言下的愛 前面太多的比賽注定要分開

眼淚的秘密 (電視劇”武則天”片尾曲) – 吳若希

尋尋覓覓蝴蝶花上流離年年月月若要走總要飛蒼生是幾秒遊戲相愛是不朽的隱秘白費的 好一場旖旎 層層叠叠遺落幾段傳奇離離合合沒你怎知我悲當朝夕可以忘記偏有時貪歡想起你沒結果 仍回味至死 誰能及我驚天動地 連流淚都覺嫵媚上輩子一早約你 今生重逢之地誰人為我精彩預備 最痛的相愛別離下輩子找得到你 思憶如棉絮飛直到瀰漫天與地 平平淡淡無字寫下傳奇遊遊蕩蕩沒你怎飛躍起當今夕可以忘記天再亮偏捨不得你任世間 流傳是與非 誰能及我驚天動地 連流淚都覺嫵媚上輩子一早約你 今生重逢之地誰人為我精彩預備 最痛的相愛別離下輩子找得到你 思憶如棉絮飛 門牆亦緊閉起 紮實拳頭去愛起仍在指間走失不見你 沒餘地誰能及我驚天動地 任背影開到荼蘼這輩子感激有你 刺骨銷魂滋味誰人是我一生夢寐 最美的相愛別離下輩子找得到你 該可從頭愛起讓我承受所有妒忌

算什麼男人 – 周杰倫

周杰倫 算什麼男人 親吻你的手 還靠著你的頭讓你躺胸口 那個人已不是我這些平常的舉動 現在叫做難過喔~ 難過 日子開始過 我沒你照樣過不會很難受 我會默默的接受反正在一起時 你我都有開心過就足夠 我的溫暖 你的冷漠 讓愛起霧了如果愛心 畫在起霧 的窗是模糊還是更清楚 你算什麼男人 算什麼男人眼睜睜看 她走卻不聞不問是有多天真 就別再硬撐期待你挽回 你卻拱手讓人 你算什麼男人 算什麼男人還愛著她 卻不敢叫她再等沒差 你再繼續認份她會遇到更好的男人 你算什麼男人 算什麼男人眼睜睜看 她走卻不聞不問是有多天真 就別再硬撐期待你挽回 卻拱手讓人 你算什麼男人 算什麼男人還愛著她 卻不敢叫她再等沒差 你再繼續認份她會遇到更好的男人

床頭床尾 – 陳奕迅

固執的一對 漸發現各自也不對被窩中 轉身心交瘁互建情緒 敵對堡壘 徐徐入眠沉睡 徐徐入眠沒眼淚床頭任何疑慮 一覺甦醒了混和 床尾絲絲髮堆 對不起一句 沒記仇隔夜 已不再追被窩中 轉身找依據互送懷抱 換個焦距 徐徐入眠沉睡 徐徐入眠沒眼淚床頭任何疑慮 一覺甦醒了混和 床尾絲絲髮堆 再蒼老幾歲 病榻上結伴仰首太虛愛湧進對方的骨髓互吻微笑 目送他去 徐徐入眠沉睡 徐徐入眠沒眼淚床頭任何疑慮 一覺甦醒了混和 床尾絲絲髮堆 靈魂但求重聚 靈魂淡然沒恐懼潮流内人疲累 一覺甦醒了驀然 回看不想再追 兩夫婦怎相對暴雨橫過後變細水再蒸發 變輕煙一縷幻化雲雨 在被窩裡

愛我請留言 – 吳若希

如沒法攀山跨海 講一聲你好嗎還是要打通手機 留言流傳牽掛曾是你 甜蜜句 甜蜜處 美麗國度媲美送花 時日過真心真話 越問就越虛假麻木到一聲不響 情感亦在簡化懷念你 懷念我 曾共對 偉論偉大得似天馬 如愛就愛吧 三心幾意後誰又留戀逝去落霞都總有事情來讓幸福歇息休假長篇美事 一天一些變化 純屬情話還是廢話能說就說吧 兜彎轉角後誰又提起昨天吵架 越說越差真的很怕 如何又信六歲聽過的童話 無事幹寫出一堆 小感觸認真嗎然後我打開手機 收得到回覆嗎文字戲 談近況 談大愛 我共你像一對啞巴 時日過真心真話 越熱就越像虛假熒幕裡編織關心 情深款款怎消化懷念你 懷念我 曾共對 抱著笑著溫馨暑假 如愛就愛吧 三心幾意後誰又留戀逝去落霞都總有事情來讓幸福歇息休假長篇美事 一天一些變化 純屬情話還是廢話能說就說吧 兜彎轉角後誰又提起昨天吵架 越說越差真的很怕 如何又信六歲聽過的童話 留言留下記掛 誰又看化 望穿短訊中蓋住了面紗地球在變化 是情人在變近 或變差 如愛就愛吧 三心幾意後誰又留戀逝去落霞都總有事情來讓幸福歇息休假長篇美事 經得多少變化 維護承諾原是天價想愛就說吧 兜彎轉角後誰亦曾經受傷驚怕 踏錯行差真的想要 能重拾信心 就回話一聲好嗎

護航 – 許廷鏗

這晚 你與我分隔兩方這晚 無繁星給我仰望誰提示我 哪裡是我苦海對岸但我不難過 自問已得到太多 仍會期望 你仍然或者需要我人於哪方 我隨時來替你附和從前 寒冬裡 當星辰黯淡無月光是你的輪廓 不肯捨棄我 愛你 永遠也不會太多為何 無涯天邊只有冷落誰提示我 哪裡會是我苦海對岸但我不難過 旁人共我又何干 仍會期望 你仍然或者需要我人於哪方 我隨時來替你附和從無離開過 假使你仍許可來日再由我 危劫中護航回憶太多 似洪洪烈火蒸發我無悔飄蕩 慶幸仍能替你寂寞千百年 寒冬裡 當星辰黯淡無月光是你的輪廓 不肯捨棄我 結局我很清楚 存在好比一首輓歌愛你的是我 紅塵內救藥無方 始終盼望 你仍然或者需要我不管哪方 我隨時承接你風浪千百年 寒冬裡 當星辰黯淡無月光 沒你的輪廓 我不知怎去過

不許你注定一人 – Dear Jane

看 看著你的臉 躺在我枕邊是你令時光蔓延你 折射了光線 刷亮我眼邊午後陽光彷彿給你加冕 不管身邊多改變 只顧這日誓言一聲不發在你身邊 不許你注定一人 永遠共你去抱緊一生中百樣可能 愛上你是種緣份簡單的一吻 手心的抖震示意我再不必孤單寄生只想會有日可能 與你共姓的身份要回望這生 也有你陪襯不作陌生人 只做你情人 不枉此生 怕 看著你走遠 歲月實太淺若有日迷失歸家方向不變 不管天開始積雪 這世界再決絕都想跟你渡過辛酸 不許你注定一人 永遠共你去抱緊一生中百樣可能 愛上你是種緣份簡單的一吻 手心的抖震示意我再不必孤單寄生只想會有日可能 與你共姓的身份要回望這生 也有你陪襯不作陌生人 只做你情人 不枉此生 從來不相信一生一愛侶 從來不堪一對別再等 別再等 是你的聲音給方向感 不許你注定一人 永遠共你去抱緊一生中百樣可能 愛上你是種緣份簡單的一吻 手心的抖震示意我再不必孤單寄生只想會有日可能 與你共姓的身份要回望這生 也有你陪襯不作陌生人 只做你情人 不枉此生